乔波冰雪世界园林景观设计

项目名称: 乔波冰雪世界园林景观设计
设计团队成员: 王鹏 李健
地点: 北京昌平
基地面积: 18,930平方米
设计时间: 2004.02 – 2004.05

减出空间的力量
—在空间中做减法,在心里空间做取舍
很多朋友去过愚公移山,都会问:你做的设计在哪里?你的理念是什么?
我说:拆了很多
保留了很多
那加了什么?
我说:加了空的部分…..
每次开始思考空间设计(无论是建筑、室内或其它与空间有关的设计),究竟以什么为基础?一直是个老问题,即:是实体(mass)还是空间(space)?古典主义及折衷主义是在实体形式上做文章,形成历史风格;现代主义则以功能及人的行为活动为设计原点。
为什么老话常谈?
因为老的话题一直还是存在。在国内结构、解构、有机、折衷 、古典等各种形式都同时并存,使用者认同、迷惑、反感或视而不见。
做为专业人士,很容易把空间研究的中心集中到材料的变化和形式的象征上,因为不论专业人员还是日常使用者或欣赏者,都以形式作为“交接”。人们的话题就是这些形式,所以谈论或解释是不知不觉地把形式作为话语的中心内容,所以关于形式的研究最引起公众的兴趣。

空间有它的意义
我们并不像看照片或幻灯片那样看待环境。 …我们融入其中,并以所有感官,以作为人、作为社会、作为文化的一员参与。现代设计只重视行为空间即功能性,往往忽略属于心理空间的经验或感觉空间,以至于缺乏场所感。
同样的空间环境对不同的人来说具有不同的意义,设计人员与非设计人员看待空间很不一样。总的可以分为认知空间和文化空间。 可以以人的活动和性质划分出许多空间分类。具体的形体空间,只是这种种空间运作的场所,反过来说,人的行为是对空间意义的补充。所以,空间的形式、空间的意义只有纳入人活动的不同方面和具体内容中才有意义。仅仅三度空间,并不能解释出确切的含义。 也就是说,空间只有在它注入潜藏在其下的文化驱动力,或解释其上下承载的内容才能理解。
形式是必要的,但是形可以随功能,形可以随文化,形也可以是空的部分。
愚公移山是一个改造项目,原先的使用功能是“类”私人会所和lunge,装饰主义风格。现在的使用功能是中国扶植”国产”乐队的现场演出场所。很明显前后是两种文化的极度冲突。 在这种冲突下,设计思路自然形成了:不是在空间中做加法,而是“减法”!
减出空间态度:
简约的态度,在原本的装饰风格中简化各种设计语汇,简约但不是简陋。
包容的态度,对原本可取的装饰。也不用采取秋风扫叶的方式过分证明什么。
减出空间文化:
此空间承载的是一个文化空间,一个在中国自然生成的,由下而上的音乐人聚集空间。
以内容为领先,而不是以设计风格为主导。在台上的表演者才是空间的主导,使他们在最大的使用和可想象空间里表现真实的自我。
人类的环境是“使用者”建构成的环境,从来也永远不被设计者所操控。把环境(形式)理解成是与行为为模式相适应的过程,也就是说,涉及必需、涉及对使用者行为模式的分析和研究。因此形式最终来自行为模式和思想观念等综合因素,而不是设计者自我放大的说法,或售卖个人设计技巧的试验品。——在自己(设计师)的心里空间做取舍。
形随功能,形随文化,在这里唯一做的只是加了空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