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rick

2007/09 我是砖儿童基金展览
798 “我是砖”—陈立(十上建筑)儿童基金展览
儿童基金展览 Hi, 各位同仁、朋友
“我是砖”,展览2007.09.28-2007.10.15 于798创意文化节圆满结束。
由1000本尺寸造型与砖相同的砖书和2000块真砖组成。
整个展览主题围绕70年代的艺术家、设计师、文学创作者,
对自身在现今社会价值定位的思考展开。
展览选用社会大生产时期的红砖作为载体…… 承载的是
迷失但坚定的一代中国创作族群。
展览的艺术品是一本同砖尺寸的笔记书,
展览期间销售艺术品,捐赠“半边天”儿童基金会,
使艺术砖书能够转换成真正的砖为女孤儿建真正的学校。
每件作品60元。其中30元,将捐赠基金会,您将成为儿童的守护天使。
全书348页,限量1000件。附送创意砖的动画表情。
展览后还剩几百本,希望大家支持,使我可以结案将款捐出,开始下一个
捐款计划。
抛砖计划 引玉未来
展览现场请登陆www.shishangarchitecture.com
展览理念,通过艺术品大众化,使艺术能像商品一样带回家。消费者享有艺术品,失学儿童享有艺术品的附加价值,实现展览的价值。
展览捐赠计划将持续十年,每年一次。
将所有收入捐赠“半边天”儿童基金会。

我是砖
我是一块砖四方长条形的
我们大部分都是
有的特殊些
在中国长城墙垛上
欧洲一些古老古老的城堡地窖里
我并不是在夸耀 虽然人类在谈起某些所谓文化遗产时他们总是充满了骄傲
我只是很高兴我的一部分族人受到了保护
他们变成了历史的证据
这些证据重要到当你说你是中国人或其他地方的人的时候
心跳加速全身因为某种感动而张力十足泪流满面
人类可以因为这样的情绪停止自己的生命 他们说这是伟大的情操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似乎就是很重要
好吧 我们逐渐地成为人类的记忆
在此之前我们是人类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当我们被砌成一面面的墙时便
开始了地方属性
开始了城市
开始社会结构开始家族宗室
甚至开始了结构主义
因为我们很坚固很耐用砌垒方便 所以世世代代的人类觉得安全了稳定了
剩下的就是繁衍和教化
一直到今天很奇怪的一件事是
在这个地球上的大部分学校建筑还在用砖 一个是学校还有一个是工厂
这也给了某些人灵感
他们觉得学校象工厂
制造出来的学生就像我们砖块
没有个性
没有灵魂
没有意志

嗯 我们硬邦邦的
没有表情
没有姿态身段
我们甚至无法制造出声音
但是我们一无所求
我们的生命存在只为了一个概念那就是无己
我们
是房子
道路
桥梁
我们是城
我们的使命就是我们的宿命
无法翻转无法逆转
只能付出不能世出或不世出
所以他们的说法虽然我理解只是借喻
也不在乎
可我还是会有些伤感
因为我们是
如此平凡
如此安份
如此坚持
如此地无争而成就人类
不管怎么说
我和人类的关系(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现代化城市里的人类)
是越来越远了
他们现在用混凝土钢筋水泥和其它科技材料
他们喜欢高度喜欢容积率这让他们享受到权利和金钱还有名声
无可厚非
因为他们是人类
有本份但绝对绝对的不安份
我又悲伤起来了
我想起了以前乡村里的农夫做面包的师傅铁匠们
那时候的人类和我们砖块在灵魂的安置上是多么自知之明的相同啊

我还有一个人类70后的建筑师朋友
她爱砖
我不明白为什么
但显然她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
太丰富了以至于有时候我觉得她把各种情感都混在了一起
而我觉得这样也不错
哪怕只是把我们拿来作装饰用或是和其他材料拼贴结合
你永远不知道
命运的转折点在哪里
有生之年是不是有轮回会发生
她说她是70后的孩子
70后的孩子比较尴尬
前面60的不容易所以成不成功特能被理解
80后的孩子天马行空没有包袱可以很纯粹
70的得证明自己

所以她想到了砖感触就深了起来
他们在进退左右上下之间站在了一个灰色的地带孤单失据
一边是工业新材料资本概念解构符号
一边是封闭社会群体压抑只能地下解放顶多自己给自己贴标签自我认同一下
好像是一种过渡填补空白
有点砖的身世感
我不知道情感会不会死亡
我只知道当我们砖块越来越稀少的时候突然又会变得珍贵起来
因为我们又被赋予了新的身份
我们是脐带
我们是DNA
我们是文脉
在纯粹和混搭之间
在功能与形式之间
在供奉与使用之间
我们江湖卖艺各种角色
并且我们满足了人类反动的欲望
在这个只有分子没有分母一切可以能的时代
能后现代
能南加州
能一切主义
所以70不会只是记忆
他们不会被80融入
他们会融入8090 甚或未来
我们砖也许仍旧没有未来但未来不可能没有我
这已足够。